惊风雨

曾经是个王者,后来说声算了

微博@Pinkwian CP@陌上梦回
哔哩哔哩@为雷狮献上头颅

大直若弯

卜凡觉得他得去跟小弟商量一下换床的事情了。
原因呢?
他对着刚起床背对着他裸背蹬裤子的队长硬了。

卜凡僵着身子眼睛盯着自己下面明显鼓起的一块儿内心很绝望,他一直强调自己是个直男。
好的,现在大直若弯了。
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手部运动了刚起床有些旺盛,卜凡心里安慰自己,竭力默念他整天看的国学想让他兄弟冷静下来。
结果队长穿好裤子直起身来拿上衣了,浅边的牛仔裤就挂在队长胯那,背对着卜凡让他看的一清二楚。

看哪呢?
股沟。
卜凡稍微软化了点的小兄弟蹭的又站直了。

岳岳正从白t里钻出来,就听背后“Duang”的一声跟床塌了似的:???
就看见卜凡穿着贵族浴袍动若疯狗钻进了厕所。
大清早的什么毛病?
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理解不了。

不行,不行,这不行。

这必须得换床位,再这么睡下去迟早他得精尽人亡。
卜凡一边揉着他的兄弟一边绝望,满脑子不是平时想的苍老师小泽老师,而是他们队长那漂亮的蝴蝶骨、白里透粉的肩、一手就能握住的腰和可爱的腰窝。
还有那挺翘的屁股。

爽!

卜凡老脸,啊不嫩脸一红:
算了,算了。
不换了。
这么看着说不定就看习惯了。

第二天早上,卜凡:我怎么又他妈硬了?





……

他爽我也爽
我岳的白t很诱惑了
孤寡老人也想吃肉
谢谢

评论(14)
热度(76)
© 惊风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