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风雨

曾经是个王者,后来说声算了

微博@Pinkwian CP@陌上梦回
哔哩哔哩@为雷狮献上头颅

有五次黑羽快斗想亲吻工藤新一,有一次他真的做了。

有五次黑羽快斗想亲吻工藤新一,有一次他真的做了。

 

About: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From:桃花下眠

注意:

①不少地方看到这类梗,终于忍不住写了这篇文,题目倘若有出处必是这个原因。

②角色性格偏差有,黑羽快斗POV。

③撸主脑洞奇大,一直在作死从未被超越,请谅解。同时撸主非玻璃心,鸡蛋砖头请随意。

 

以上没有问题那么继续:)

 

00.

自从一起合作击破黑衣组织那刻起,黑羽对工藤抱有着奇怪的想法。

一开始他只是觉得这小子挺有魄力挺聪明适合做他的对手,毕竟当着整个广场的粉丝对他毫不犹豫的开枪,那可是件不怎么有趣的事。之后就一直关注着这个名叫工藤新一的名侦探,冒着被青梅竹马嘲笑的风险。

直到某个夏季末真正失去了他的踪迹时,他的慌张失措才让他明白,他对他可算是上了心。

上了心又如何?人都找不到了。

黑羽自嘲地笑了笑,寻找潘多拉的同时向四周观察的时间也多了几分。虽是坚定那小子一定不会死,不过过了太久自己都不太敢相信,只是坚持着这个执拗的念头。说不定某天看到死亡证书,歇斯底里的咆哮一番,生存下去的理由又少了一条。

不过还好,在他还没失望之前,有个小孩出现在了他眼前。

蓝色小礼服,黑色的呆毛,再加上嘴边不时出现的自信的笑容,他确信了。他又不是那位好糊弄的善良小姐,这么蹩脚的理由和恰好的时间,名侦探还真是不会说谎,他在心底这么笑道。

他没有发现,在这个小孩出现的同时,心里的某些不安定因素顿时平静了。

也许是当局者迷。

 

01.

当他坐在工藤宅的柔软沙发上一脸惬意的喝着热可可的时候,身边的名侦探正一脸严肃的翻查着他带来的有关黑衣组织的资料。

名侦探的明媚笑容很常见,对他来说还是少的。所以当他看到翘着嘴角对他有些别扭但真诚道谢的名侦探,黑羽觉得不远千里不畏艰险飞到黑衣组织某个聚集地的收获的这些疲劳和心惊胆战,都值了。

名侦探这会儿在给关西某黑炭打电话说这边的情报和进程,明明是很正经的理由,可黑羽还是莫名其妙觉得不爽,心里的某个地方冒起了酸气。

他盯着那一张一合的唇,听着他认为清爽好听的轻笑声。埋首于热可可杯上产生的烟雾里,突然有种冲动想去亲吻那张嘴,这样一定可以让他不再和黑炭说话,他想。

但只是为了这样不正当的理由,没必要那么做。或许他好不容易与名侦探构建好的和谐关系就这样被打破,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于是他捏起一块小点心塞进了名侦探的嘴里,好了,安静了。

虽说名侦探有些不解有些气恼他突然这样做,但这是个不错的好方法,所以他嬉皮笑脸的开口,“好吃吧~”

名侦探接着去谈电话,解释着刚才怎么突然挂了机。黑羽忽略着心底莫须有的想法,盯着名侦探如陶瓷般光滑的侧脸,无声地咧了咧嘴。

 

02.

又一次盗窃某颗名贵宝石,他隐蔽在暗处勾着唇,想着这次名侦探要多久能解开他出的谜题。

这是他和他的舞台,只有名侦探才配得上站在他的身旁。

黑羽这般想着,不出意料的看到名侦探逆着光出现在他眼前,他开始期待这一次的解说。然后,他听着名侦探自信的、带着感染力的声音,出了神。

现在黑羽了解了又一个事实,他看着名侦探带着笑容的脸。其实和名侦探也没多大关系,是他自己的感情又加深了一层。你追我赶,他觉得这样挺好的。


“小偷先生,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么?“名侦探带着戏谑的笑容看向他。小偷先生啊……他怔忪的想着对他自己的戏称,微微的勾起了唇,“是是,名侦探。”他摊了摊手,笑意不可抑制的爬满了脸。

在名侦探转身的时候,他悄悄舒了口气。将注意力放在即将出现的敌人身上,不去思考刚才盯着名侦探那张合的嘴,自己怔忪的那会儿,心底的冲动是什么。

是的,他又一次想要不顾一切的亲吻那张柔软的唇,不过好在,他没有那样做。

 

03.

其实在那次之前还有一次那样的冲动,远远在那次之前,所以他不太记得了。

不过有些事情,对就是感情,不是想忘就能忘得,况且黑羽也并没有想把这件事忘掉。时间的流逝固然能带走记忆,但他还是记得些大概轮廓。

那是什么时候,他不知道,他也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是怎样。他只是依稀确定,那会儿他和名侦探才刚结交不久,他在名侦探眼里依旧是不可饶恕的罪犯,那听起来不是很好。

他好像又去偷了某颗宝石,对着月光看的时候没发现什么异常,本身希望就不大所以他也就没多大失望,转身就将宝石抛还给名侦探。

那会儿名侦探好像问了他个什么问题,又或者是对他说了什么话,又或者他什么也没做。当时气氛应该挺糟糕,他有些嘲讽的对着名侦探说了几句话,话说出口似乎有点懊恼,不过嘴硬还是占了上风。

名侦探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他,只是默默的盯着他,他也是低低的笑着,然后两人的视线不小心交错了。


然后,又是想要亲吻他的冲动。

他并不是很在意,只是以为自己荷尔蒙突然散发,这件事就那样了了的掩盖了过去。那只是莫名其妙的冲动而已,不需要理由。然而在不远后的现在,这种情绪又一次的窜了上来,甚至差点占了上风。

或许,他真的想要,亲吻他的嘴。

并不只是说说。

 

04.

和黑衣组织决斗的时候,这种不光亮甚至有些变态的念头依旧萦绕在心头。

他起初是和名侦探分开走的。

也许是那家伙高傲的自尊心不容许自己去依靠他这个自诩怪盗的小偷,明明身体才刚刚恢复,却还是硬逞能的参与进了这个计划,甚至是关键之一。

他其实有点恼怒,亦或者说是忿恨如此行事的名侦探;但想想自己也是因为他这点不顾生死的冒险精神才逐步对他起了兴趣时,也就无可奈何地随他去了。

尽管心底是压抑不住的担心。

 

漆黑而又寂静的楼道,黑羽紧紧捂着名侦探的嘴,他甚至听到自己砰砰作响的心跳震动声。

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名侦探拉入了黑漆漆的狭窄的楼道,幸运的躲过了和黑衣组织面对面交锋的不必要的危险。

紧张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去注意,唯一的想法也只是尽量不发声音、不招惹什么东西、赶快脱离困境,所以当听到黑衣组织全部兵力转移到主厅的消息,黑羽抹了把冷汗,喘了口气,他这才发现,脊背的衣服已经被冷汗全部浸湿。

当一切危险成为过去式时,心中的某些念头这才冒出来。

名侦探的嘴唇刚好抵着他的掌心,刚才没感觉到,他的嘴唇软软的,唇上的裂皮在他准备说话时轻微的划过他的手心,黑羽突然心头一颤,嗖的一下把手缩了回去,就像准备行窃的不高明的小偷。

他差点就要咬上去了。

没有,黑羽在心底窃喜自己还能抑制住这种情绪,缩回去的手紧紧地捏成拳头插入裤兜。他忘记了父亲交给他的扑克脸,不自在的蹙了蹙眉,就这样掩盖过去了。

待两人逃出生天,从那个黑漆漆的楼梯间摸出来时,黑羽庆幸的咧了咧嘴,当然,名侦探此刻已转过身。

 

05.

接下来再出现这种情绪,黑羽表示已经习以为常,只是,频率有些不正常。

这想法随时随地的出现以至于不得不让他随时随地的警惕,万一抑制不住,一切可就完了。黑羽叹了口气,端着可可坐在沙发上看新闻。

不出意外的瞅到屏幕里那亮眼的蓝色人影,自从黑衣组织消灭后,这名侦探就再度开始了给警视厅打工顺道赚粉丝的这项行业。他也死皮赖脸的住在这里不走,就只是为了每天看到名侦探。这种想法让他莫名觉得有点幸福,迅速掐掉,他可不是受虐狂。

粉丝啊,他颇为不爽的瞥了瞥垃圾箱里各种巧克力包装袋,尽管基本都是他吃完的,但看到名侦探这么受欢迎就是不爽。想当年自己也有一大票粉丝的,只可惜如今已不再继续那个身份了,不免有些惆怅,有点恶心的情绪。他揉了揉头上的呆毛,继续盯着笑的一脸灿烂自信的某名侦探发呆。

这种情绪又一次的冒上心头,想要压住名侦探,狠狠地亲吻着他的嘴唇,想要吮吸他的一切。

这种念头一旦存在久了,就变成了执拗,黑羽不排斥这种情绪,甚至有点喜欢。

 

他再一次的晃了晃头上的呆毛,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机里对着镜头微笑的名侦探。拿起遥控器将嘈杂的欢呼声放到最小,他撇了撇嘴在心底里嗤笑。

什么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什么天才的高中生侦探,什么日本的救世主。

所谓的荣誉下面全部是伤痕和苦痛。

粉丝怎么会知道这些光鲜的背后,这个傻瓜经历过多少危险,流了多少的血汗。为了保护这些无辜又无知的人们,救世主有无数次差点死去,自己有无数次心脏停跳,冷汗倒流。


不过,无所谓啦。黑羽快斗闭上眼翘起嘴角,他知道这些就好。

只有他知道名侦探的缺点弱点过去现在,还有未来。

他想,这辈子估计都栽在这人手上了。

无法质疑的,他可能是喜欢他,不,应该说是真的喜欢他。

 

06.

认清了自己的想法,黑羽突然想扇自己一巴掌,前面多少次出现的情绪自己都没察觉的出,还标榜自己是大众情人,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好在如今他知道了,好在他还没有错过的时候就知道了。

 

07.

这只是个,突如其来的无法抑制的想法而已。黑羽不断的提醒着自己,但脑海里总有股声音在不断的诱惑着他,上去亲吻那个人,那张嘴。

微微叹了口气,他缓缓地俯下身,贴近熟睡中的名侦探。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做什么都可以。于是他轻轻地触碰了下他的唇,用自己的唇。

触感自然是好的,软软的甜甜的,黑羽不由的轻舔了舔表面的裂皮。然后迅速直起身,佯装什么事都没做过般的偷偷走出名侦探的房间。他不断地舔祗着自己的嘴唇表面,仿佛刚才的温热还在,像个傻瓜。


他有些满意有些不舍,结束了,这下结束了。现在好了,那种邪恶的念头或许再也不会出现,或许会有更邪恶的存在出现,不过就目前来看,黑羽也就只有这点胆量和这点能耐了。

 

08.

他站在名侦探房门口不语,直到身后传来响声。

“真是个傻瓜。”

“谁知道呢。”

黑羽快斗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傻瓜,可在名侦探面前一次又一次的退让和妥协证明了他真的是个傻瓜,深陷入爱情沼泽里的傻瓜。

宫野志保这么认为。

对于这位小姐姐的鄙视,黑羽只是吐了下舌头,穿着白礼服的他退步坐到沙发上,背对着房门突然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Fin-

 

后记(伪):

这是好几个月前的文章了。

现在回过头看又发现好多的不足,但完全没有信心去修改,或许是没了当初的心境,又或者是对自己的不肯定?不过我还是改了一点。

掠过去感觉还算良好,但完全不敢细看。

就好比说04段,在听从贴吧里观桑的意见后,做了一些的修改。在修改前,并没有对黑羽快斗进行决斗前的心理描述,但加上之后觉得比之前更加的流利了。尽管还是一样的稚嫩。

整个文章都是以快斗POV,开头也说过希望不要介意。毕竟是第一次的尝试,个人觉得还有好些地方不足。也许是天性懒惰,几个小时的即兴发挥后再想去修改就完全没了劲头。只是随便的添了两笔,给我的感觉甚至有点狗尾续貂。

结局也就这样啦。

或许之后会有更多的感触?谁知道。

如果你看到了这里,那么谢谢。

:)

 



评论(2)
热度(33)
© 惊风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