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风雨

曾经是个王者,后来说声算了

微博@Pinkwian CP@陌上梦回
哔哩哔哩@为雷狮献上头颅

捡来的.

捡来的.


/桃花下眠.




CP快新无差


半现代架空,两人在一起已经很久。




---- 


工藤新一一个人站在街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一家玩偶店的玻璃橱窗里头那只松狮犬抱枕。大概有半个人身高那么高的抱枕看起来很可爱,软鼓鼓的模样仅目测就知道抱起来多么舒服。仅仅是这样的理由还不足以让理智聪颖的侦探先生注意到它,而工藤新一之所以驻足的最重要的理由,就是这玩偶又蠢又傻,像极了他家里的那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


工藤新一自顾自的在脑子里想了想,丝毫没有还在大街上应注意形象的知名大侦探的模样,扯着嘴笑了笑。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就黑了下来,有点像某位关黑脸西名侦探,这致使原本想要过来要签名合影的少女们纷纷身躯一抖,给工藤新一少了麻烦。


国际知名高中生大侦探就在这条街上旁若无人的升起了“黑烟”,托他的福商贩老板都把东西撤回店铺内,给城管省了不少力。但工藤新一丝毫没意识到这点,或者说是已经习惯“旁若无人”了。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早,于是他步伐平稳迈进了这家玩偶店。


事实上他忘记了最为重要的一件事,一般这个时候在家里做饭并等他的那个人已经回“婆家”了。


大概是前天他挑剔了那个家伙做的饭开始,并且没指名那家伙问今天是什么日子的原因,那家伙的脸霎时间黑了,缩在墙角种蘑菇就差没在头上顶朵黑云,然后昨天就自顾自的卷铺盖跑到了白马探家,美名其曰为“探亲”。


摇摇头将那家伙的举动和脸甩开,工藤新一付了钱抱着那只松狮犬抱枕走了出来,不可否认的可以看出平时风淡云轻淡定无比的侦探先生此刻脸有点发红。


 


香浓的红茶味从茶壶里散发出来,白马探优雅的倒了两杯茶,满意地看着茶杯壁上出现的“咬盏”,然后自恋的摇了摇头轻叹道:“我果然是完美的。”


“够了哦,白马。”黑羽快斗面色不善的从白马探后绕了过来,看着那两个茶杯,自顾自的伸手拿起一个往嘴里一灌,然后撇着嘴把被子往旁边一扔:“苦死了,还是新一泡的好喝。”


白马探闻言,笑着摇摇那风骚无比的茶色碎发:“是是是,你的新一泡的茶最好喝。话说黑羽,你跑我这来也有一天了,该回去了吧!小心工藤因为你不在饿肚子。”黑羽快斗那家伙是前一天早上跑来他家的,说是借住几天,哼哼,是和工藤闹矛盾了才跑来的吧。白马探心下嘀咕,有点玩味。


黑羽快斗则是双手抱臂,面色不善地盯着白马探:“我说白马,好歹兄弟一场,这么急的把我往回赶啊。”他以为他想在这儿呆啊,他早就想回去了好不好,只是有点放不开面子。新一真是一点都不关心他!黑羽快斗隐晦的撇了撇嘴,有点小媳妇的语气。


“没有没有,只是有点好奇。”白马探莞尔:“以你这么宠他的性子,竟然还会和他生气,想不到啊。”


黑羽快斗不悦,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踢了过来,白马探有些狼狈的躲过去:“你干嘛啊,搞突袭。”


“不忿,不行?”黑羽快斗一拳头挥了过来,丝毫不留情:“快来,陪我打一场。”白马探也是额上滑下一道冷汗,“你们小两口闹矛盾扯上我干嘛!”虽是这样想着,但他也是不敢放松的躲着。


 


工藤新一有点无力地看着面无表情坐在他对面的黑羽快斗,以及旁边坐着微笑着的白马探,他不可遏制的抽了抽嘴角:“白马,你怎么挂彩了?”不过话刚说出口,工藤新一就很明显的后悔了,想想就知道,肯定是黑羽快斗那家伙不舒服找白马干架整出来的。


结果不出工藤新一所料,白马探有些尴尬地朝着工藤新一笑笑,然后眼神不善地瞥着黑羽快斗,靠黑羽快斗你这家伙,好歹我还收留了你一晚上,你下手也太不留情面了吧。


黑羽快斗剜了一眼白马探,切是你打不过我朝我扔什么眼神。不过新一竟然会来还真是有些出乎意料,在心里不住嘀咕的黑羽快斗表面依旧是面无表情。不过工藤新一这明显居家的装扮以及随意穿着的白色T恤,和乱了也没搭理的一撮呆毛的轻松悠闲的模样,不禁让黑羽快斗开始思考新一到底有没有知道他生气的原因以及过分的开始脑补新一是不是在外面另找了个家伙还是关西那个黑炭头又找来了还是怎样怎样的?反正他就是不会往好的地方想,然后想着想着面色就越来越黑。


相比于不断脑补的黑羽快斗,白马探这个主人就做得非常称职了,他一脸热络的招呼着工藤新一,比对黑羽快斗来时的面部表情热情了很多。


“来,工藤,喝茶。”


“谢谢。”


“工藤来这是要做什么呢?是要和我商量上个月末拿起银行抢劫案的最后进展么?”


我靠白马探你勾引我家新一!


黑羽快斗忍不住在心底咆哮,尽管他表面依旧淡定冷漠。不满地瞪视了一会丝毫不理会他的白马探,黑羽快斗也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仰头一股脑的倒了进去。尽管在这之后还没尝出来是苦是甜就被工藤新一的下一句话给惊得喷了出来。


 “不,不是。我来带黑羽回家。”


 


黑羽快斗被惊得还没有表态,准备出口的话就被工藤新一那女王样的一瞥给吓退了回去,那一瞥像是在说:回去再找你算账。


于是被女王胁迫的黑羽快斗乖乖地闭上了嘴,虽然他在心里不断给自己打气:上啊黑羽快斗!反正又不是你的错,是新一没有记住今天是什么节日嘛!反驳吧!不要怕!尽管是这么想的没错,黑羽快斗还是很没骨气,在自己老婆前,黑羽快斗向来都没有骨气。


“哦,当然好啊!黑羽那家伙在这里呆的我都烦了,啊不是,我的意思是很高兴你能带他回去。”白马探当然很高兴,他差点把自己的心理话说出来,在黑羽快斗狠狠剜他一眼后又如数收了回去。


“是吗?真是太麻烦你了。”工藤新一温文尔雅的微笑,尽管这微笑让黑羽快斗发起了花痴让白马探不由得浑身一抖。


……


白马探你真不是兄弟!靠你就这样把我送出来了,我还把你当可以拒绝的依靠来着!黑羽快斗不忿的瞥着笑脸送他们出门的白马探,然后被工藤新一一手拖走。


在回家的路上,黑羽快斗气鼓鼓的一句话不说还在以为工藤新一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而生气;工藤新一也不解释,悠悠地迈着平稳步伐散步。


瞥了一眼低头生闷气的黑羽快斗,工藤新一隐晦地弯起唇角,这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蠢啊。


然后偷偷抓住黑羽快斗没塞到裤兜里的左手,自顾自的什么话不说往前走,脸不由自主的偷偷变红。黑羽快斗则是又惊又喜,隐晦地右手激动的捏了捏拳头,表面依旧是油盐不进的欠揍样子。


打开公寓门后,黑羽快斗还没来得及反应,工藤新一就迅速的松开他的手并撇给他一个东西后疾步走进卧室后把门砰的一关。黑羽快斗吓了一跳,下意识接住工藤新一撇给他的东西,后不解的眨了眨眼睛。新一是害羞了吧绝对是!抱着这样的结论来解释工藤新一的举动,然后开始思考怀里这个软软的东西是什么。


黑羽快斗捏了捏怀里这个东西,软的,棉的,柔软的触感不禁让他想起了他们卧室里的那张KING SIZE的双人床,诶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他低下头,决定用眼睛看到的事实来判断。


啊咧!?黑羽快斗很惊悚,对的这会他很惊悚,他发现他怀里的赫然是一只软塌塌的浅白色的松狮犬抱枕。这个抱枕差不多是他身高的一半,这只松狮犬的表情看起来很是喜感,又蠢又傻,突然间他觉得很惊喜。


这个,该不会是新一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吧!?


对的其实今天就是黑羽快斗的生日。这么说来,其实新一知道今天是他生日,只是想要个他个惊喜而已。黑羽快斗霎时间咧开大嘴,幸福的把脸在抱枕上蹭来蹭去,他这会儿很感动。


 


“新一!这个是……”


“我在路上捡的。”


 


“这个……在哪里买的?贵么?”


“啧,都说是捡的。”


 


“没想到新一回去买这么大的抱枕回来,一定很辛苦吧?”


“我都说了是捡的,黑羽快斗你听不懂我说话!”


 


“新一……”


“捡的。”


 


 


黑羽快斗很愉悦,他很开心新一能够记住他的生日还为他买礼物,他为他自己当初任性的举动感到好笑,也感到歉疚,他也为新一不坦诚的害羞忍不住微笑,这么可爱的家伙是他的。


突然间脑海里想象出工藤新一为了他抱着这么大的抱枕走在街上的样子,黑羽快斗咧嘴傻笑,他觉得很感动。


抱着这个大抱枕,黑羽快斗打开卧室门,工藤新一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黑羽快斗就上前抱住了工藤新一,他看着他微微脸红的样子咧嘴傻笑,然后轻轻亲吻住工藤新一,在他耳边满足的喟叹:“真好。”


二话不说,黑羽快斗俯身罩住工藤新一,将怀里占位的大抱枕不客气的甩到一边,然后关上灯将脸自然地埋进他柔软的黑发里,闭上了眼睛。


 


松狮犬抱枕被冷落着,歪歪斜斜的靠在墙壁上。


 



  • Fin





 


老作品[不成熟的我]/笑


爆字数的我!


啊啊修完就想喊一声现充去死好棒。


www这章好像有点攻受不明?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6)
© 惊风雨 | Powered by LOFTER